2001年冬季,高雄市野鳥學會於蓮池潭東側菱角田的「民俗技藝園區」預定地,發現一隻水雉,一場公園改造革命,於是在高雄市悄悄展開。

位於高雄市著名觀光景點「蓮池潭風景區」東南方的洲仔社區,由於「洲仔濕地」的闢建而一夕成名,對於長期受到限建的洲仔社區居民而言,無疑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台灣濕地保護聯盟(前中華民國濕地保護聯盟,以下簡稱濕盟)向高雄市政府提出的「水雉返鄉計畫」,經過這幾年的溝通,已取得洲仔社區居民的共識,在非政府組織(NGO)團隊與公部門通力合作之下,成為高雄市創造出適合水雉棲息的重要基地。

這次的成功經驗,可說是重新賦予公園共生、永續經營觀念的最佳註解,也是洲仔濕地所創造出來的極大附加價值。

 
 

「濕地」是許多生物的家,但是人類慣以開發土地為志業,粗暴地占據生物的家。在強調生態永續的21世紀,我們可以做些什麼?2003年,高雄市政府工務局養工處成立「社區營造科」,為公園開闢找到了新方向,顛覆以往公園開闢以「人」為主體的規劃形式,在人工濕地公園中,「生物」才是主人。
 
 
左營一號公園(簡稱左公一)於蘇南成市長時代被劃設為「民俗技藝園區」,在謝長廷市長任期內,為配合翠華路拓寬工程,對左公一公園進行地上物補償與土地徵收工作。由於高雄鳥會林昆海的努力爭取,市府保留1公頃左右的水田作為濕地。濕盟隨後提出更大面積的人工濕地訴求,獲得工務局林欽榮局長認同,進而向謝市長提出「水雉返鄉計畫」,最後市 府同意支持3公頃濕地水域的開發計畫。
 
     
  台灣水雉(俗稱菱角鳥)最早有紀錄者為1865年英國博物學家史溫侯,在高雄大水塘發現水雉,之後由於都市開發,水雉一度於高雄消失。1980年以前,左營曾是水雉最容易發現的地區,與彰化全興、屏東林邊、台南官田為水雉四大棲地。

1994年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審查高鐵環評,經過中央研究院動物所(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前身)研究員劉小如教授的建議,要求高鐵與台南縣政府應辦理水雉棲地補償及復育工作,選定台南官田台糖土地16公頃作為復育棲地,並委託中華鳥會及濕盟合作設立「水雉復育委員會」經營管理,築巢孵育幼鳥成功巢數由2000年的4巢增至2002年的27巢,但因棲地水雉漸達飽和,需逐步擴充棲地為瀕臨消失的水雉打造官田以外的第二個家。於是,左營洲仔濕地就在這樣的時空背景因素下,承擔此歷史性任務。


 
     
 
 

人工濕地第一期開闢工程於2002年展開,由工務局新工處於施作翠華路擴寬工程時一併執行,開闢面積約3公頃。

第一期工程於2003年中完工,由於開闢初期經費有限,僅簡單施作水池及種植植栽,至於觀察步道、砌塊石矮牆、竹籬設置等,未能如期施設。當初挖設的水池均為單一型態的陡坡,由於濕地第一期定位為「浮葉型濕地」,在濕地內種植多種浮葉性水生植物,為「水雉返鄉計畫」奠定基礎。

為配合第一期工程,由濕盟籌款建構園區與工作站,並開始招募志工,各地區生態保育團體亦適時伸出援手。隨著貨櫃屋工作站的落成,克服福壽螺危害之後,洲仔濕地於是成形。

此時,濕盟以「公園革命—水雉返鄉計畫」為主題獲得「福特保育暨環保獎」首獎及100萬元獎金, 為未來濕地保育工作注入強心針。
 



 

由於第一期開闢經費有限,若干設施不足,使得「水雉返鄉計畫」未能完備,工務局養工處接手,並希望藉由「高雄市左公一人工濕地興建計畫(第二期)」來彌補第一期開闢設施不足的部分,並加強觀察步道、解說導覽牌設置及植栽種植等等,促使人工濕地環境更趨健全。

為增加濕地的生物多樣性,第二期計畫增設不同類型的濕地型態,如深水埤塘、淺水草澤等,吸引不同生物棲息利用及繁殖。第二期計畫完成後,復育成果豐碩,鳥類由原來約20種增至60種以上,植物由約100種增為300種以上,昆蟲、水生及陸生昆蟲因農藥減少及植物相改善而大幅增加,以及兩棲爬蟲類如青蛙、蛇、龜類進駐,還提供本土魚類如鯽魚、泥鰍、鱔魚等生存空間。
 
 
洲仔濕地的認養、管理維護及監測工作,委由濕盟負責,監測的項目包括:水質、野生動物(鳥類、兩棲爬蟲類、昆蟲及魚類)、植物(陸域及水域)等成果,監測時間以每季監測一 次。


 

為達到濕地生態多樣化的目標,養工處與濕盟再度合作,將位於濕地南側風景區管理所停車場旁的空地作為濕地擴增空間,經與濕盟討論後,決定方向說明如下︰
 


 

洲仔濕地經過工務局團隊與濕盟的合作,硬體全貌已建構完成;不過,豐富的自然生態素材、保育團體及志工參與,才是濕地建設成功的靈魂。
 
☉材料使用
濕地公園以生態工程為基礎,營造濕地生態環境,完全採用天然材料,其中包含:1.石材類:石片、卵石、卵礫石、清碎石、碎石砂、紅磚等。2.木材類:枕木、枯木(相思木)、竹樁等。3.以竹樁作為濕地水岸護堤設施,取代混凝土溢流堰。4.以漿砌塊石結構,取代混凝土擋土牆。5.濕盟志工利用廢棄建材鋪設步道系統、架設工作站及圍籬等,以達到廢物利用及能源再生,具有正面教育意義。

☉志工服務與教育
濕盟、工務局及協力社團合作,利用興建完成的人工濕地作為招募志工服務與生態教育的場所,為保留生態環境盡心力。

☉生態工程與社區活動的推廣
2004年10月23日,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在洲仔濕地舉辦生態工法博覽會(「生態工法」已於2006年更名為「生態工程」),邀請林清江副主委、農委會官員、專家、學者及大專院校師生、相關生態保育團隊、各縣市政府代表等約300人,共同簽署「高雄濕地宣言」,並於中信大飯店舉辦相關研討會。
 


     
  德國學者賽佛(Seifert)於1938年整治河溪時,提出了「近自然水利工程」(Naturnaherer Wasserbau,英文翻譯為Near-Natural-Hydraulic Engineering)的概念。他倡議利用自然的水利原理,並且栽種濕地植物,以達到整治河川的目的,這是最早的生態工程的觀念。至於「生態工程」這個詞彙,則是一直到1962年,才由美國的生態學家奧登(Odum)提出。奧登認為生態工程包含了「生態的」(ecological)和「工程」(engineering)兩個部分。之後,密曲與何根深(Mitsch & Jorgensen)在1989年開始將生態工程的兩個英文字彙(Ecotechnology與Ecological Engineering)看作是同義的名詞。

那麼,什麼是「生態」的工程呢?「生態學」(Ecology)是德國生物學家海克(Haeckel)在1866年提出的名詞。「eco」源自希臘字「oikos」, 意思是「家」或「生活棲所」;「logos」的意思是科學。因此,「生態學」原本的意思是物種棲地的科學,中文譯為生態科學。在這裡依照生態科學的本義,我們將「生態工程」定義為:「以大自然原理為基礎,藉由人為介入的系統工程設計,為生物營造一個適合的棲地為最終目標的作為」。2006年的時候,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已將「生態工法」正式更名為「生態工程」。
 
     
 
 
☉水雉成功返鄉定居
2004年洲仔濕地第二期工程完成後,為水雉初步建構適合居住的環境;令人驚喜的是,在2004年8月發現一對水雉,並於12月確認築巢定居,隔年8月生下4隻水雉寶寶,「水雉返鄉」已初步完成。
 
☉生態多樣性建構完成
根據目前的調查(2006年),已經發現鳥類100多種、植物400多種,其他如蛇、烏龜、魚類、昆蟲等生物相繼被發現, 顯見洲仔濕地已具有適合生物居住的豐富條件。

☉Internet網路監控即時上網系統
由於洲仔濕地為人工濕地,為使生物平常不受干擾,必須管制遊客數目;但為滿足民眾對於洲仔濕地的好奇,於若干處架設監視器,並透過Internet網路即時將生物活動及濕地景觀傳送至每個角落,以供生態愛好人士欣賞。

☉濕地導覽員培訓及開放計畫
洲仔濕地雖然配合活動開放參觀,並建置Internet網際網路即時影像,但仍無法抵擋要求開放的浪潮。因此,工務局與濕盟合作提出「洲仔濕地志工種子培育計畫」,希望藉由政府與 非政府組織(NGO)或非營利組織(NPO)團體合作的模式,為洲仔濕地創造歷史新頁,且由此計畫所培育出的濕地志工,未來可成為濕地開放導覽的第一線尖兵, 並且成為支撐濕地「永續經營」的重要基礎。


☉特殊榮耀
洲仔濕地闢建以來,除了獲得政府部門、民間團體的榮耀外,更獲得國外論壇的認同,說明如下:
 
 

洲仔濕地是一座具備多樣化功能的公園,園區除了具有生態與教育的功能,更重現早期濕地環境原貌,並藉著保留舊城遺物,以及活化洲仔舊社區,使洲仔濕地也具備人文的意涵。

濕地公園與洲仔社區之間的「生態教育園道」,連結了濕地景觀與洲仔社區裡的傳統三合院古厝,這種人文歷史景觀將來可以成為觀光資源,並可凝聚社區發展共識,重塑老社區生活價值;甚至可進一步發展藝術技藝,創造社區藝文氣氛,結合視覺景觀來作為活絡社區資源,並配合濕地公園生態體系而發展成生態休閒觀光活動。

未來更將搭配高鐵新站、左營舊城、蓮池潭風貌重建工作,與原生植物園等景點,共同結合成為北高雄生態及自然景觀中心,經由點、線、面的串連,成為高雄知性之旅的重要路線。

目前,洲仔濕地公園已成為許多其他縣市或相關團體指名參觀的地點,甚至國內外生態專家學者均稱讚其為一個有潛力成為世界級的濕地公園。
 


 
   
  本案團隊
工務局局長林欽榮、副局長吳宏謀、正工程司吳瑞川、養工處處長楊明州、總工程司劉承安、科長柯添智、正工程司長鍾孟勳、助理工程員吳政楠